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健 > 周健:今年二季度GDP为什么能够实现超预期增长?

周健:今年二季度GDP为什么能够实现超预期增长?

核心观点:

1.二季度中国经济超预期增长,三大需求中,投资、出口是主要动力,与人员流动相关的消费仍处于恢复通道。

2.不赞同将防疫物资出口剔除后看出口形势,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”,这是当前稳定外贸基本盘的重要动力,也体现了中国经济的韧性所在。

3.住宿、餐饮、旅游、娱乐、体育、营业性客运等生活性服务业恢复相对缓慢,但并不影响中国经济发展大局和基本面。

4.预计到三季度末中国经济就能够回补疫情造成的缺口,累计实现正增长,全年中国经济在我原来中方案增长2.6%的基础上可能会进一步有所突破,但想达到4%左右的增速难度极大。

今天上午10点,国家统计局如期发布了半年经济数据,其中核心指标GDP数据最受关注,二季度实现了3.2%的增长,从方向上,和我6月初(5PMI指数继续位于50%荣枯线以上意义重大!)以及昨天作的判断一致,实现了正增长,但从幅度上看超出了我的预期,与我6月初提出的高方案大致相当,估计也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。那么,二季度GDP为什么能够实现超预期增长,动力来自于哪里?本文重点从三大需求角度进行分析。

一是投资强劲增长,疫情造成的缺口正在加快补齐。上半年,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28.2万亿元,同比下降3.1%,降幅延续收窄趋势,较1-5月收窄了3.2个百分点。根据笔者测算,二季度投资已经实现正增长,增速达3.6%,其中456月增速分别为0.7%3.8%5.4%,不仅每月都实现了正增长,而且增速呈现逐月加快趋势,特别是6月增速已经和去年全年增速水平(5.4%)持平。事实上,基建投资更加强劲,以交通为例,早在5月就已经基本补齐了疫情造成的缺口,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数据显示,1-5月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0223亿元、同比增长0.9%,其中5月当月增速更是高达27.0%

固定资产投资月度增速变化情况

二是出口总值连续3个月实现正增长。上半年,出口总值(人民币计价,下同)7.7万亿元,同比下降3.0%4月起连续3个月实现正增长,增速分别为8.1%1.4%4.3%,二季度整体增长4.5%其中,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出口5211亿元、增长32.4%,二季度出口3636亿元、占出口比重为8.3%(疫情发生前占比为4.8%左右),增速高达69.2%;医药材及药品、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分别增长23.6%46.4%,由于目前一些细分产品还没公布6月数据,根据5月及之前数据测算,二季度这两大产品出口占出口总值比重在2%左右、增速成倍增长,如果将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和医药材及药品、医疗仪器及器械等防疫相关物资剔除,初步测算,456月出口总值增速分别降至4.1%-4.0%-0.2%,二季度出口总值整体微降,降幅在0.1%左右,即规模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

那么,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有人可能就会比较悲观,原来出口总值拿掉防疫物资后并不像原来的数据那么好看,其实我不太赞同这个观点,防疫物资也是实实在在的出口,为什么要拿掉?这就是典型的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”,这就是中国经济的韧性所在,在当前这个特殊时期,当我们其他产品出口并不那么理想的时候,“防疫物资”这个点被点亮了(比如比亚迪也生产口罩,还拿了很多国外订单),这不仅有效支撑了出口规模的稳定,而且口罩相对来讲是劳动密集型行业,对于六保的核心——“保居民就业”具有重要意义,一定程度解决了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。所以,我不太赞同把防疫物资剔除去看待出口数据,当前这个阶段防疫物资就是稳定外贸基本盘的重要动力,等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,届时防疫物资出口必然会减少,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也基本消除,中国经济、全球经济已经缓过来了,到时候就会有新的点或者原来暂时熄灭的点被重新“点亮”。

三是消费正在不断复苏,6月基本恢复至去年同期规模。上半年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.2万亿元,同比下降11.4%,二季度下降3.9%、降幅较一季度收窄15.1个百分点,其中6月恢复至去年同期的98.2%(即下降1.8%),正在接近去年同期规模。当然不可否则,相比投资、出口,消费恢复速度相对偏慢,并且消费的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,与人员流动相关的消费仍处于恢复过程中,比如餐饮收入依然处于下降通道,6月降幅为-15.2%,比如电影票房还基本处于“归零”状态。那么,这些领域对中国经济到底影响多大?

518日我曾对宏观经济作过专门解读(详见4月宏观数据解读),概括了18个字“供给强、需求弱、价格跌,生产强、生活弱、短板现”,当时我提出“以住宿、餐饮、旅游、营业性客运等为代表的生活性服务业恢复还很不理想,是当前最大的短板”,这些短板占比多大、对中国经济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?根据最新投入产出表测算,营业性客运、住宿、餐饮、休闲娱乐(投入产出表中没有旅游单列数据,但事实上已经基本融入上述各个领域)等领域增加值合计仅占到GDP3.38%(详见下表),也就是说这些领域即使全部归零,也不会明显影响GDP整体规模,当然这种说法有点极端了,真要这样,整个社会也无法运转。那么,这些领域二季度整体恢复得怎么样,总的来看,跨城客运大体恢复至五成左右、城市公共交通客运恢复至六成左右;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服务业生产指数显示,住宿和餐饮业生产指数恢复至八成左右;休闲娱乐版块影响应该是比较大的,总体来讲恢复程度要更低一些,这方面数据比较缺乏,做个简单的假设,假定高、中、低方案分别按照恢复至五成、三成、一成进行估计,基于以上数据和假设进行测算,预计二季度上述领域整体恢复至六成左右,高、中、低三个方案预计分别拉低GDP增速1.17个、1.32个和1.48个百分点,也就是说这些领域如果能够恢复到去年同期规模,二季度GDP增速将分别达到4.37%4.52%4.68%,如果能够实现一定增长,那就基本上就与疫情发生前的预期5.5%左右增速水平大致相当。因此,虽然营业性客运、住宿、餐饮、休闲娱乐等生活性服务业确实受冲击很大,而且与大家生活密切相关,直观感受也更明显,但事实上,无论是哪种方案,对中国经济的冲击都是有限的,影响幅度不会超过2个百分点,不影响中国经济基本盘。

部分生活性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情况

因此,从三大需求综合分析看,投资、出口是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与人员流动相关的消费仍处于恢复通道,但已经不会根本性影响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大局,所以二季度我国GDP实现了超预期增长,这也正式向全世界宣布,中国经济已经率先步入正常发展轨道!

最后,大家可能比较关心下一步经济怎么走?由于GDP是低频数据,每个季度才有,二季度增长了3.2%,根据6月工业增加值、投资、消费、出口等宏观经济指标,用电量、货运量等核心实物量指标以及PMI指数等判断,如果GDP有月度数据的话,估计6GDP增速应该能达到5.5%~6%左右,也就是和去年全年增速大体相当,所以个人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已经回到正常发展轨道是有支撑的,虽然部分领域发展还存在短板,但不影响经济发展大局和基本面。按照目前经济恢复惯性和常态化疫情防控成效判断,预计到三季度末中国经济就能够回补疫情造成的缺口,累计实现正增长,全年中国经济在我原来中方案增长2.6%的基础上可能会进一步有所突破,但想达到4%左右的增速难度极大。

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