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健 > 周健:为什么北京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、局部的、可控的?

周健:为什么北京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、局部的、可控的?

核心观点:

1.北京作为首都、地位特殊,疫情防控不容有失。北京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、局部的、可控的。

2.初期20多万核酸检测仅筛选出100多例病例,表明疫情处于早期阶段。加之中国有丰富的疫情防控经验,北京有最顶尖的专家、最先进的技术,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情理之中。

3.北京疫情影响全国GDP在万分之五到千分之一之间,不会影响全国经济大局。

 

6月中旬,我在一个内部交流会中作了题为“关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及政府工作报告的几点认识”专题汇报和交流,会上我旗帜鲜明地提出,“北京聚集性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、是局部的,预计6月底能够得到基本控制”。当我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,我观察了一下,会上有些同志是不赞同的,其实这我完全理解,这事实上正是人的本性,通常大环境悲观的时候会越悲观,大环境乐观的时候就会越乐观,这一点在股市体现得淋漓尽致,3月中下旬时候股市低迷,投资价值已出现,但就是没人买,当下股市火爆,反而争先恐后地冲进去,这些人大概率最后当韭菜。有人可能会有质疑,“你又不是钟南山院士,又不是张文宏教授,不是卫生医疗专家,凭啥对疫情指手画脚,结论靠谱吗?”,当然现在的事实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,那么我判断的逻辑是什么?我大概说道说道。

一是北京作为首都,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,任何一方都不允许疫情失控。一旦疫情失控,追责起来可一点都不含糊,前后湖北追责,再往前有SARS疫情追责(具体大家脑补吧,我就不展开了)。所以,都不用提要求,各个方面一定会主动全力以赴,不惜一切代价去控制疫情,结果大家也看到,疫情很快就控制住了。

现在回过头来看,中央的决策是非常英明的,早在23就提到“北京地位特殊,现在离京人员大量返京,疫情防控压力加大”,223作了系统部署,要求“全力做好北京疫情防控工作。首都安全稳定直接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大局。要坚决抓好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两大环节,要守住入京通道第一道防线”。个人认为,这些决策的作出,既有对疫情形势精准判断的因素,还有2003SARS疫情心有余悸的考虑。

二是我国在疫情防控湖北保卫战、武汉保卫战中积累了丰富的应对经验。加上后来哈尔滨、舒兰等局部地区聚集性疫情的有效应对,我个人在6月中旬的直观判断是,控制住北京聚集性疫情完全有信心。而且,北京有最顶尖的专家、有最先进的技术,可以调动所有可以调动的资源,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控制疫情,疫情得到控制情理之中。

三是初期100多例病例是基于20多万核酸检测筛选出来的。611-15日累计有106例本地病例(我是在616日作的交流,这是当时的最新数据),总体数量不多,和年初的时候武汉相比根本不值一提。更为重要的是,106例病例是基于20多万人核酸检测后筛选出来的结果,而且这20多万人大多和新发地市场有关,属于相对高危群体,但感染率也仅仅万分之五左右,表明北京疫情仍处于暴发早期,还没大规模扩散蔓延,控制在了萌芽状态。

四是北京聚集性疫情不会影响全国经济大局。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测算,2019年全年、2020年一季度北京的GDP占全国比重均为3.6%。按照疫情影响一个月左右时间判断,简单测算,北京一个月的GDP占全国大概0.3%3.6%/12)。另外,从疫情风险等级看,615日晚北京中高风险街道(乡镇、地区)为23个(后来峰值在40个左右),占北京所有街道(乡镇、地区)比重为23/331=7%0.3%*7%=0.00021,即对全国经济的影响在万分之二左右,即使考虑连锁性影响,加上后期中高风险地区有所增加,假定放大5倍,对全国经济的影响也就千分之一左右可以看到,北京聚集性疫情影响是局部的,对全国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因此,基于以上逻辑分析判断,我在6月中旬就旗帜鲜明地提出,“北京聚集性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、是局部的,预计6月底能够得到基本控制”,结果证实了我的看法。同时,我当时还提出了一个观点,就是北京聚集性疫情从某种角度上讲是好事,表明之前的常态化疫情防控举措存在漏洞,有优化完善的空间,很有必要对当前的常态化疫情防控举措进行全面的体检,尽可能堵住所有漏洞。当然,虽然现在北京疫情控制住了,但还没到放松的时候,毕竟境外疫情仍在扩散蔓延,美国已经出现第二波疫情,巴西、印度疫情爆发式增长,外防输入压力仍然非常非常大,决不能掉以轻心,要做好长期应对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,反正我已经做好我儿子直接从幼儿园中班跳到一年级的思想准备了^_^



推荐 0